《財經雜誌》本期封面
  衡陽競選“黑金”
  作者:《財經》記者 張鷺
  涉案金額達1.1億元,涉及56名省人大代表、518名市人大代表、68名代表大會工作人員的衡陽破壞選舉案,是1949年以來公開披露的涉案金額最大、涉及黨政官員和人大代表最多的一起選舉弊案。
  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在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以較大篇幅講述該案,將其與黨的建設和國家治理體系聯繫起來,並質問“衡陽的共產黨員到哪兒去了”?
  湖南省委書記徐守盛稱該案“通過賄賂破壞選舉,是對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挑戰,對國家法律的挑戰,對黨紀的挑戰,觸碰了紅線、底線和帶電的高壓線”。並誓言,要將此案辦成經得起歷史、人民檢驗的鐵案。
  如此大規模的賄選,亦揭示出人大選舉制度上的漏洞以及法治不彰。加強人大選舉的競爭性和透明度,真正做到依法嚴懲,使受賄者與行賄者均受到追究,是衡陽破壞選舉案可資吸取的教訓
  2014年的湖南省“兩會”,比以往來得晚一些。2月9日,農曆大年初十,來自各市州的“兩會”代表雲集長沙,在四個接待賓館開會。
  “按照以往的慣例,‘兩會’都是在農曆年前開,開完了大家好過年。在年後開會,今年是第一次。”湖南省人大一位內部人士介紹。
  湖南省“兩會”的延期,事關去歲舉國震驚的衡陽破壞選舉案。
  “本來是可以(如期)開會的,(省委)書記堅持不能缺衡陽的代表團,堅持補選。補選期間,又電話囑咐。”衡陽市委書記、衡陽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李億龍在會議現場發言中說道。
  兩個月前,2013年12月27日至28日,湖南省人大常委會召開全體會議,對在衡陽市十四屆人大一次會議期間以賄賂手段當選的56名省人大代表,依法確認當選無效,並予以公告。
  同在12月28日衡陽市有關縣(市、區)人大常委會分別召開會議,決定接受512名收受錢物的衡陽市人大代表辭職。
  時任衡陽市委書記、市人大換屆領導小組組長,後升任湖南省政協副主席的童名謙,因失職瀆職,對該案負有直接領導責任,被中央紀委立案調查。
  收受錢款的時任衡陽市人大常委會主任胡國初被移送司法機關處理,副主任左慧玲等50名犯罪嫌疑人被採取強制措施。
  《財經》記者獲知,涉嫌賄選的衡陽籍省人大代表,大致分為三類:民營企業家、市直機關幹部與國企高層,後兩類用於送紅包的錢款源自所在單位的襄助。
  在涉案的代表中,各級黨政官員職務代表占據相當比例,這造成衡陽官場的人事震動。衡陽市委宣傳部部長、衡陽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謝宏治坦承,“不管是否涉案,衡陽的幹部壓力很大。”
  衡陽代表團受到了該省“一把手”的特別關註。湖南省委書記、湖南省人大常委會主任徐守盛,在審議政府工作報告期間主動報名來衡陽團參與審議。
  省委書記旁聽的兩個半小時中,關於破壞選舉案的話題占據了近三分之一的時間。徐守盛在發言中介紹,中央協調組、中央紀委、中央有關部門對該案高度重視,查案取得了階段性的勝利,目前仍在繼續。
  這起嚴重的破壞選舉案引發中央高層的震怒。在中共第十八屆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第三次會議上,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以較大篇幅講到該案,並將其與黨的建設和國家治理體系聯繫起來,追問“衡陽的共產黨員到哪兒去了”,當時,他連聲追問六個“到哪兒去了”。
  “通過賄賂破壞選舉,是對社會主義民主政治的挑戰,對國家法律的挑戰,對黨紀的挑戰,觸碰了紅線、底線和帶電的高壓線。如果能拿鈔票換來選票,那麼坐在這裡議事的就不是我們這些人了。”徐守盛在發言中稱,應該以此為反面案例,下決心從制度上解決問題。
  衡陽人大“自救”
  選舉賄案爆發之後,衡陽市人大進行自我修複的第一步,就是勸退五百餘名涉賄的市人大代表。
  湖南省人大對外公佈賄選弊案是在2013年12月28日。此前,根據省人大的意見,涉賄的衡陽市人大代表以主動請辭的方式退職。這項工作頗費心力,直至公佈幾天前的12月23日,清退工作才得以完成。
  清退之後,是補選。各級人大代表的法定任期為五年,在衡陽代表團的76名省人大代表中,就有56人當選僅十個月即因涉賄去職。湖南省人大不得不為空缺出的56名省人大代表名額安排補選。然而,要選舉衡陽代表團的省人大代表,須由衡陽市人大代表投票產生,但是,529名衡陽市人大代表中,有518人收受賄款,其中512人辭職。因此,還須先補選出數量眾多的市人大代表。
  補選在緊張的時間表和氣氛下完成。經湖南省人大常委會的統一安排,2014年1月14日至17日,衡陽市下屬各區縣同步召開人代會,補選市人大代表。此後數日,新當選的市人大代表們馬上召開市人代會補選出缺額的省代表。1月26日,湖南省人大代表資格審查委員會審查通過了衡陽團補選出的省代表資格。而此時,已是農曆臘月二十六,原定於農曆年前召開的“兩會”不得不推遲至年後。
  按照《人大代表法》,市級人大本應由市人大常委會召集主持。湖南省人大內部人士透露,鑒於衡陽市人大代表幾乎“全軍覆沒”,省人大常委會不得不特事特辦,成立市人大選舉籌備組。
  籌備組的主要成員基本上由市政協整體平移,即市政協專門委員會的相關負責人平移至市人大專門委員會,原來的專門委員會主任委員、副主任委員,有的就地參加一般工作,有的等候處理。而在區縣級,人大常委會主任全部“下課”,他們既不參加縣人大選舉的籌備工作,也不參加日常工作,接任的區縣及人大常委會主任同樣由政協平移。
  衡陽市人大常委會原主任胡國初被移送司法機關後,衡陽市委書記李億龍在市人代會上當選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成為湖南14個市州中唯一一個兼任市人大常委會主任的市委書記。
  李億龍於選舉賄案爆發之後的2013年3月,接替童名謙出任衡陽市委書記,可謂“救火隊長”。
  “去年派我去衡陽前,(省委)書記囑咐我,衡陽捅的婁子很大,你是臨危受命,要把輿論控制好,把社會穩定好。”他談及。
  針對海外媒體關於衡陽重選是暗箱操作的報道,李億龍表示,要用實際行動予以回擊。他說,選舉期間,衡南縣一個代表電話拉票,被處理;珠暉區委組織部長核實資料出現差錯,被撤職。縣人大常委會主任的人選問題,也及時向省委組織部彙報。
  “經過這個案子,代表們認識到不能按慣性思維,搞過去的潛規則。”衡陽代表團一位局長級職務代表說,“整個選舉中,不打一個電話,不請一頓飯,不送一個紅包,完全讓代表自己行使權利。”
  一位教師代表稱,選舉前,市領導去學校考察她,找了十位同事瞭解情況。此次選出的人大代表範圍比以前廣泛,女性、非黨人士、知識分子代表更多。“我去縣人大開會,一個領導都不認識,以前這樣是選不上代表的。”
  《財經》記者獲得的本屆省人大衡陽代表團名單顯示,村支書、中學教師、公路養護站站長、醫院主治醫師、環衛處工人、銀行信貸員等基層代表的比例明顯增多。徐守盛認為,“結構合理,代表性強,代表素質很高。”
上一頁123下一頁
(編輯:SN010)
創作者介紹

過年

zu97zuipc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